• 贵州集中销毁5000余件假冒伪劣消防产品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达尔文的名著《物种起源》有三项重要的主张。首先,“物种并非永久不变”。他的意思是说,在地球漫长的历史中,的确有新的物种出现,而且这些生物是由一种自然的方法进化而来,他称之为“后代渐变”。第二项主张认为,利用这种进化过程的学说可以推广解释地球上所有不同生物(或几乎所有生物)的来源。因为所有的生物都是从极少数、甚至由一种微生物类的祖先而来。第三项主张是达尔文主义最突出的一点,他认为这庞大的进化过程是由一种自然界的选择或者叫“适者生存”的动力所引导。而这种动力在生物界的功效之神奇、威力之大,是以前人类认为只有创造者亲手引导才能完成的。本文在结合多类书籍,浅析了对达尔文的批判观点。进化;自然选择;遗传与变异达尔文之前,很多博物学家都相信物种是永恒不变并被独立造就出来的创造物。今天,达尔文的“物种经历了无数变化并代代相承”的观点已为每个人所接受(或者说被所有不怀疑它的人接受)。我们所有人都知道人与黑猩猩是近亲,而植物、动物和其他任何生物都起源于一个共同的祖先,虽然大多数人会发现难以解释其缘由。生物竞争,优胜劣汰以及物种的发生发展,这些乃是最基本的真理。进化的确发生了:甚至连罗马教皇也于1996承认了这个观点(尽管他仅仅有保留地承认“新知识让我们认识到进化论并不只是一种假说”。)其实问题的症结不在自然界是否有选择优良品种这回事。自然选择当然存在,自然选择不断选择生物群体中适应力最强的遗传因子。举例来说,人类的婴儿如有遗传的缺憾,非有昂贵的医药护理不可能成长。生物中不能生殖的也不可能遗留后代,这是无可置疑的。但达尔文主义者坚持自然界选择的能力远超过上述的例子,天择不但能使生物在遗传方面保持优势,他们声言这种自然力量居然有无比的建造功能,在亿万年间竟然可以将一个细菌类的细胞建造成花、木、鸟、兽,甚至人类的奇观。我们从何知道这样的进化真是正确无误呢?达尔文的进化论提倡两项要素。第一项是达尔文所谓的“变异”,如今的科学家称为“突变”。突变是遗传上盲目的改变。如果生物中突变者产生可观察的改变的话,其后果几乎都是有害的。但是有什么突变可以产生对生存和繁衍的条件有微小的改进呢?根据进化论的解释,一般生物都要生下大量的子代,而其中能够成长的只占少数。子代之中繁衍较强的,当然可以生产更多的下一代。繁衍能力较弱的只能生下较少的子代。这样不同的繁衍力就能渐渐将有利的因子分配集中到生存的个体之中。这些较进步的生物又成为下一步进化的基础。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有有足够好的突变的话,这样一小步一小步的渐渐积累不同的改变就能制造出极度复杂的器官和适应环境的行为。因此也不需要任何已经存在的智慧者来协助了。上述学说真的可能实现吗?达尔文不能提出有力的例证支持自然选择过程的真实可信,因此必须借用一些牵强的例子。引用菲秋马的话来证明:当达尔文写《物种起源》一书时,他不能提供任何自然选择进化的好例子。因为当时还没有人去寻找观察,所以他只有借用一些人工选择的例子、如人工改进牲畜及庄稼,不断选种培育毛最长的羊,生蛋多的......育种的人成就可观,可以改变动物和植物各种特征,甚至使现有品种与野生原种之间产生很大的区别。这些区别之大可以达到一定程度,超过了某些生物钟与相似种之间的差异。这样使用人工选择为例证其实是引入歧途的一种骗局。改良动植物的人必须运用他的智慧和专门的知识去选择育种,并且要保护它们不受自然界的灾害。达尔文学说的精义是毫无目的、偶然发生的过程可以代替智慧的设计。而他居然使用人工智慧设计者的成就来解释这一要点,这证明那些愿意接受达尔文学说的听众实在毫无批判的眼光。人工选种与自然选择基本上不但没有相似之处,实际上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育种的人可以在羊、鸡或鸽子中造成很多自然界没有的变种。他们这样做也有自然界所没有的目的,包括要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看看到底物种可以有多少变化,其极限何在。如果育种的目的只希望动物在野外自然环境下生存,极端的变异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所有家畜回到大自然后,复杂的变种很快就消失了,生还的都回复到原本的野种。由此可见天择过程其实是一种保守性的力量,只能防止极端变异的产生,而人工育种却在鼓励变异。人工育种真正的结论显示最高明的育种家也不能超越自然界的极限。生物钟的变异有固定的不能跨越的鸿沟,在所有人工培育的动物中并没有产生任何新种。所谓新种,一般公认的定义是指一个新的生物群体与原来的群体产生了生殖的分野,不能再交配生出有继续生殖能力的后代。以狗为例,所有的狗都属同一个生物钟,因为在生理上来说,各种狗都可以杂交生育。当然有些因体型大小悬殊,不方便交配而不能生育的例外。法国著名动物学家比埃尔・格拉斯的结论认为,人工育种的例子是反对达尔文学说的有力证据。换句话说,狗不能够变成大象,并不是因为人没足够的时间去努力选择培养,而是因为狗的基因有它的极限,狗增大到一定的程度就不能再大了。自然选择是否真能制造新的生物种呢?我认为这也不是最重要的一点。生物种只是一个可以生育的群体,将来即使能将一种果蝇分化为两个或更多的生殖群体,也不能真正成为支持细菌可以进化为果蝇的证据。如果将来有一天人真的能够养育出与其他的狗不能生殖的新生物种,他们的成就只不过是达尔文主义重大宣言中必须证实的一小步而已。只要给与时间和资源,任何生物都会以指数的速度增长。然而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吉尔伯特.怀特在他1789年出版的《赛尔波恩的自然史》一书中罗列了他的哈姆雷特雪利村的动物和植物种类。他描述了发生在雨燕之间的生存斗争:“我现在确信一点,雨燕的数目每年总是保持恒定的;至少,我在过去很长时期中的调查结果证明是这样。我观察的雨燕数目一直保持在8对左右,它们有一半筑槽在教堂,另一半筑槽于位置最低最简陋的茅草屋顶的农舍里。现在,不知出了什么事,这些雨燕的对数增加了,这种连年的增加将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呢?总结:不管达尔文主义者采取乐观或悲观的见解,他们认为必须是人们像科学主义者那样理解这个世界。人们必须学会把科学看作是唯一可靠的知识,是改良甚至保存人类情况的唯一力量。【参考文献】[1](美)詹腓力(PhillipE.Johnson).“审判”达尔文[M].钱锟,等,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9.[2](英)史蒂文・琼斯达尔文的幽灵:《物种起源》更新版[M].李若溪,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3](美)浦嘉珉.中国与达尔文[M].钟永强,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8.[4](英)达尔文.物种起源[M].舒德干,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上一篇:防盗芯片锁住小偷行踪 民警“物联网”上快速捉

    下一篇:说声“谢谢”有那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