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闭于办败机构投资者为从的资本市场的念考&;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如果说2016年是拉美经济十年来最难过的一年,那么2017年对于拉美而言真是不错的好日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2017年10月预计,2017年全年,拉美经济增长有望达到1.2%,这不仅意味着该地区经济正在从2011年-2016年的持续6年经济增速下滑(增速分别为4.7%、3.0%,2.9%、1.2%、0.07%和-0.9%)的深渊中止跌回升,更意味着拉美有望再次迎来新的增长周期。   2017年,拉美整体出口增长10%,进口增幅7%,一举扭转连续3年贸易额萎缩的势头。特别是巴西、阿根廷等地区主要经济体,均出现亮眼复苏势头,经济增长率分别达到0.7%和2.5%,墨西哥也保持2%的增速,地区整体经济有向好趋稳之势。   展望2018年,一方面,拉美经济的确面临相对有利的条件。比如,以农产品、铜矿、石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呈大概率上升势头,巴西、智利、秘鲁、阿根廷等资源出口国势必受益良多。另一方面,各国内部的政治斗争、美国和拉美地区的紧张关系作为不利因素存在,未来一年,拉美经济仍将面临四大风险考验。   政治内斗恐持续加剧   以巴西为例,2014-2016年的经济低迷,很大程度上受女总统罗塞夫“弹劾案”的牵连。由于执政的劳工党政府与反对派针锋相对,国家经济政策、财政改革不仅难在国会通过,商界、民众信心也大受挫折。这就导致巴西经济加速陷入“1930年以来最大的经济衰退”,成为拉美政治混乱导致经济恶化的典型案例。   2017年以来,拉美多国政治斗争更是日益尖锐。   同年8月,厄瓜多尔左翼执政联盟发生分裂,新总统解除副总统权力,结果反被执政党“开除”,而总统莫雷诺接着计划于2018年发起“禁止连选连任”的修宪公投,“堵死”执政联盟幕后领袖、前总统科雷亚重新执政的可能。双方政治决斗一触即发。   同年11月,阿根廷联邦法院在右翼政府的支持下,要求剥夺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参议员庇护权,引发朝野争斗。12月,洪都拉斯大选出现僵局,候选人均宣布当选,两边的支持者相继上街抗议,动荡局面一时难平。12月底,秘鲁国会对总统库琴斯基发起“腐败弹劾”,引发秘鲁及国际市场对该国经济发展甚至矿产品供应的巨大担忧。   上述政治斗争若持续发酵至2018年,将不可避免地引发各国政治动荡,从而影响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与此同时,在拉美多国政治内斗日益激化的大背景下,腐败案件的披露以及它带来的后果很可能成为影响拉美政治稳定的重大变量。   2016年以来,掀翻巴西劳工党政府的“巴西石油公司弊案”、涉及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的基建工程舞弊案、智利总统巴切莱特的儿子儿媳“不动产案”、墨西哥总统培尼亚的“夫人豪宅案”此起彼伏,腐败几乎成为摧垮多国政权的最大变数。   2017年以来,巴西“奥德布莱希特建筑公司”弊案重创执政的巴西民主运动党、社会民主党诸多高层,涉案人员包括参众议长、州长部长,几乎刷黑整个巴西政坛,还牵涉了包括秘鲁前后四位总统(托莱多、加西亚、乌马拉和库琴斯基)、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哥伦比亚现任总统桑托斯,以及巴拿马、多米尼加等多位现任和前任政要。巴西“JBS公司行贿案”更是直指总统特梅尔,导致其连遭本国检察院三项指控。   腐败越来越可能成为2018年拉美政坛的“动荡之源”。   经济改革走进深水区   2016年以来,在“右进左退”的政治生态变化大潮中,拉美右翼力量纷纷上台或赢得连任,巴西、阿根廷、哥伦比亚、秘鲁、智利等国均采取了一系列具有“新自由主义”特色的经济改革措施。   巴西特梅尔政府上台后,接连推行了劳工制度改革、财政预算上限法案、国企私有化改革,将大量基础设施项目进行特许权招标,并将社会福利改革作?槲蠢词┱?重点。阿根廷马克里政府取消上届左翼政府的市场管控、价格和出口限制,改革养老金体系、限制工会权力等,将吸引外资作为经济重点。秘鲁库琴斯基政府也提出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减少税负、进行福利制度改革的方案。   上述国家改革的共同点在于:集中压缩政府对经济的控制权,将其更多地交由市场配置;力推自由贸易,放松市场准入;国企和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私有化,减少福利支出,重新回到“小政府、大市场”的发展模式。   从目前看,上述措施已发挥一定作用,成为促使2017年经济触底反弹的重要因素之一。不过,2018年,上述改革措施将进入触及筋骨的“深水区”,包括福利制度改革、教育改革、劳工改革在内的诸多措施必将触动更多阶层的利益。能否顺利推进改革,将成为拉美经济可否重回二十一世纪初“黄金十年”的关键因素。   多国大选带来不确定性   2018年将是拉美大选年。古巴、巴拉圭、哥伦比亚、墨西哥、巴西、委内瑞拉等国将分别于该年2月、4月、5月、10月、12月举行大选。政治权力的重新洗牌,将使各国经济政策和政治环境面临巨大不确定性。   尤其是拉美两个最大经济体巴西和墨西哥的选举,将直接决定这两个国家是由继续坚持新自由发展模式的中右翼政党掌权,还是由东山再起的中左翼改弦易帜。墨西哥左翼的“国家复兴运动”公开表示,将调整经济发展模式,从市场优先转向福利优先。在巴西、哥伦比亚等中右翼执政的国家,若当前执政党能赢得大选,必将延续现有的经济改革措施。   古巴也将于2018年4月举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劳尔?卡斯特罗将正式移交国务委员会主席一职,古巴领导层的新老交替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古巴未来政局稳定和经济改革的发展势头。   2018年的另一关键选举,是可能举行的委内瑞拉总统大选。在2017年先后赢得制宪大会选举、州长选举和地方选举以后,该国执政党权力基础日益巩固,很可能会借势举行总统大选,彻底夯实马杜罗的执政权力。不过,委内瑞拉的经济形势持续恶化,2017年,该国经济增长在上一年下滑8%的基础上继续衰退12%,通货高企,偿债压力大增。在反对派持续不断的街头抗争和外部压力下,能否保持政局稳定将成为该国2018年经济发展的巨大考验。   外部经济环境或恶化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对拉美采取了一系列强硬措施,包括修筑美墨边境墙,驱赶拉美非法移民,限制拉美侨汇“回流”,导致拉美非法移民聚集,社会治安形势日益严峻。   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对高度依赖对美出口的墨西哥经济带来巨大打击。美国政府力推“制造业回归”,强制跨国公司投资回流,丰田、福特等汽车巨头已被迫放弃或减少在墨投资。近期,特朗普政府的减税、加息、缩表,更是令依赖美方资金的拉美企业倍感压力。此外,美国还强化对委内瑞拉和古巴的制裁措施,导致后者经济发展面临巨大困难。   2018年,上述不利因素恐将持续作用,对美国依赖较大的中北美洲将面临考验。不过,从特朗普最新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来看,美国依然对拉美的商业利益高度重视,前者的能源矿产、装备制造、科技、农业等行业依然会加大对后一地区的渗透。此外,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稳步回升,某种程度可对冲美国带来的负面影响。   尽管拉美经济在2017年获得了比较亮眼的表现,但其增长尚未达到世界平均水平(3.6%),也未达到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4.6%),仍属于增长较缓慢的地区。在前述多重挑战下,2018年,拉美经济依然任重道远。

    上一篇:马来西亚“杨桃阿姨”广东当义工 传授种植经验

    下一篇:综述园林工程施工管理之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