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述园林工程施工管理之我见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我行我素的“混混”   旧金山以南大约20英里的雷德伍德海滨,一幢青绿色高层办公大楼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它就是赫赫有名的甲骨文公司总部。在大厦的第11层,CEO拉里?埃里森,像往常一样优雅时髦,他静静地坐在窗前,透过硕大无比的落地窗注视着天空中的飞鸟,思绪一次次地被拉回到60多年前。   出生于1944年8月的埃里森,至今还不知道生父是谁――母亲未婚先孕,孩子还没出世,父亲便抛弃了他们,从此再无踪影。出世不久,埃里森染上了肺炎,毫无生活来源的母亲,只能将他送给亲戚抚养。从此,埃里森再也没有见到自己的生母。所幸的是,埃里森养父母家还算殷实,住在富裕的芝加哥北区。   弗洛伊德认为,幼年时受到的伤害,会在日后明显地影响一个人的性格。中学时代的埃里森,喜欢按他自己的方式行事,结果落下了一个桀骜不驯的名声。他和养母很亲近,但经常反抗养父强加给他的种种规定,养父为了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幼稚,强迫他每天说自己一事无成。在一次学校的篮球赛上,埃里森投进了一个“乌龙球”,这事被登在当地的报纸上。结果,养父把这份剪报保存下来,每到来客人时,便会拿出来对他取笑一番。有人解读埃里森,说他对成功的疯狂渴望,源于他内心深处的怨恨。所以人们不难理解。为什么他最爱用名贵的Savile Row(萨尔维街纯手工西服)和手工缝制的镂花皮鞋包装自己,或者开着世界最顶级的跑车出外兜风。   高中毕业后,埃里森进入了伊利诺伊大学。由于养母的去世,埃里森在大二时就辍学回家,当然,他的大学生涯并未结束。过了一个夏天,他又进入芝加哥大学,还同时在西北大学求学。尽管迈进了三所大学,可埃里森却没有拿到一张大学文凭,而这无疑给养父制造了挖苦的更多理由。不过谢天谢地,1966年夏天,埃里森终于离开了芝加哥和他的养父,前往加利福利亚过上了单飞的生活。   加州所带给埃里森的,更多的是新奇与刺激。当埃里森驾着海蓝色雷鸟轿车徜徉于街头时,适逢嬉皮士时代,他被自由做爱的口号所鼓动。那段时间,他不停地换工作,但都是给一些小公司做些代码检错之类的事情,只能挣些小钱。   来到加州的第二年夏天,埃里森结识了加利福利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女学生艾达,两人在年底便迅速地结合了。埃里森做事容易心血来潮的特点,在这次婚姻上表露无疑――在埃里森30岁的时候,艾达离开了他。离婚时,埃里森乞求艾达:“我会成为百万富翁的,如果你和我在一起,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但艾达却不相信。不过,她最后也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   婚姻解体的半年之后,埃里森告别了漂浮不定的生活方式,在硅谷一家名叫AMPEX的音像设备公司找到了一个职位一为一个数据存储设备编写代码。在这里,他遇到了事业中的两个重要人物:鲍勃?迈纳和爱德华-欧茨。两年后,他遇上了肯塔基富商之女南希?惠勒并与之结婚。几个月后,一家名为Pie的精密仪器公司请他做系统开发部门的副总裁。这次跳槽,让他捡到了一把改变自己命运的金钥匙。   打开数据库之门   埃里森进入PIC的时候,正碰上这家公司试图用软件来改进他们的数据扫描仪。但是,开发软件的成本高达200万美元,PIC这样的小公司根本负担不起。埃里森觉得这是证明自己的好机会,于是迅速找到了在AMPEX时认识的天才程序员鲍勃和爱德华。在埃里森软缠硬磨之下,三人商定由鲍勃和爱德华各出400美元、埃里森出资1200美元并占60%的股份,成立一家名为软件开发实验室的新公司,接着,新公司以40万美元的价格对PIC竞标。他们没有让PIC失望――如期完成了名为P1180操作代码的编写程序。   当然,最终成就埃里森的,不是P1180项目,而是一直被业界宜称的IBM那个价值上千亿美元的错误――关系数据库。1976年,IBM研究人员特德发表了一篇里程碑式的论文《R系统:数据库关系理论》,介绍了关系数据库理论和查询语言SQL――这是IT界第一次有人提出完整的方案管理数据信息。埃里森读完后为其内容所震撼,并且敏锐意识到,在这个研究基础上,可以开发商用软件系统。埃里森迅速从干第一份活儿挣来的钱中抽出一部分作为经费,投入到商用数据库产品的开发之中。   很多人批评埃里森盗取了IBM关于数据库的创意,甚至说他根本不配享有所获得的巨大成功。但是这种批评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即使将特德的论文在全球散发,也只有埃里森能在其基础上成功地研制出第一个商用数据库。是的,IBM给了他创意,但是IBM没有给他金子。他的成功是通过少有的乐观和冷静的决策才实现的。“要是不能做到完全与众不同,你就不可能获胜,”埃里森说,“每当别人说我们疯了的时候,我就说,‘嗨,我们必须脚踏实地地干点事情。’他们鼓噪得越起劲,我就越兴奋。”   在埃里森的眼里,生活是一场永不停息的竞赛,每一天都有证明自己的机会,他愿意和任何人在任何时间就任何事进行比试。埃里森也意识到,他已经打开了进入数据库市场的大门,于是他们迅速丢弃了软件开发实验室这个名字,决定用他们最成功的产品给公司命名――ORACLE(甲骨文)。   将产品在正确的时候投入到完全开放的市场中,对于甲骨文这样一个几乎没有启动资金的公司来说,仍然需要努力地走一大段上坡路。的确,就在埃里森的第一批软件即将交货之际,很多人仍然坚信,甲骨文会以失败告终。但他们再错也无法与埃里森的第二任妻子南希相比。两人于1978年分手,按照离婚协议,南希可以自由选择是否将手中持有的丈夫公司的股份卖回给公司。结果她不要股票,而要埃里森一次性支付500美元,拿到现金时,她还自以为赚了一笔。今天看来,南希实际上放弃了几十亿美元。   当甲骨文还在为实现财务平衡而努力时,他们的竞争者已经准备好接大单子了。在1980年代早期,甲骨文最大的对手是一个叫做INGRES的软件公司。INGRES的营业额是甲骨文的50倍,但埃里森对每一个人说,五年之内甲骨文就能赶上INGRES。事实上,五年零三个月过去后,甲骨文的年营业额超过了INGRES。公布销售数字的时候,埃里森对他的经理们说:“我们在销售上打败INGRES还不够,INGRES得垮掉。我要--'他们跪下,乞求我的宽恕,恳求我饶他们不死,然后忏悔他们的一切罪过。”1986年3月,甲骨文上市的时候,埃里森的个人资产膨胀到了3亿美元。   时至今日,人们还在探讨为什么IBM当初没有利用自己的研究成果,而放弃了那个价值上百亿的产品?其实原因有很多:IBM的研究人员大多是学术出身,他们最感兴趣的是理论,而不是推向市场的产品,IBM当时正在销售一个层次数据库产品IMS,要是另外推出

    上一篇:闭于办败机构投资者为从的资本市场的念考&;

    下一篇:简易程序与小额诉讼程序的异同辨析